五位武大学生的毕业季 汶川地震幸存者选择支教回馈社会,硕士生…

??“希望你们永远保持心中的热忱与坚持,不畏困难却步,不向挫折低头。”在校长窦贤康的寄语中,武汉大学万余毕业生接过手中的毕业证书,欢庆毕业。

在武汉大学2022年毕业典礼现场,毕业生们手捧鲜花留念拍照,齐声高唱《再见》送别过去。

九派新闻和五位毕业生聊了聊,在他们的大学生涯中,有纠结有遗憾,有对各自人生的期许,但不论如何,他们都将转身找寻各自人生的轨迹。

22岁的康馨是汶川地震幸存者,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多多少少被那场大地震所改变,“有太多的人曾经帮助过我,现在我也想去帮助更多的人。”

大学毕业后,她决定去新疆支教。“我要去到很远的地方,为那里的孩子们带去一些新的东西,让他们看一下外面的世界,让他们知道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到更远的地方。”

硕士毕业的小李则刚刚完成他人生道路的艰难抉择,他要去互联网大厂。他说,最终才发现,自己并不适合学术,“得知自己有工作后,我高兴的是终于不用在实验室里‘996’了。”

陈欣在本科毕业后,选择跟男朋友一起去北京,她说虽然北京房价很高、压力很大,“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就很美好。”

以下是他们的自述:

【1】两年的专硕生活让我明白什么是“让人头秃”

小李,软件工程,硕士

我就要去杭州进“厂”了。那里的一家知名互联网大厂给了我offer,岗位是高级软件工程师。

得知自己有工作后,我高兴的是终于不用在实验室里“996”了。很多人说我厉害,其实我觉得自己只是运气好。

我本科和硕士学的都是软件工程。读本科的时候,我在学业上懈怠了一段时间,导致后面学的内容跟不上,毕业的时候绩点不够高,没能保研。毕业那一年,我真的很迷茫,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能做什么。

于是我只好考研,报考了本校的硕士。所幸,那年专业扩招,我虽然前期准备不足,但是得知自己过了复试线之后,立刻恶补专业知识,总算是顺利通

过了面试。但是我没想到,读研会这么累。

我们做程序员的,经常被人调侃,工作之后会脱发,作息是996。现在的大厂人有没有真的在996,我不清楚,但是我在读研的时候,是名副其实地在实验室996——从周一到周六,早上9点之前就到实验室,中途除了吃饭上厕所,基本不离开位置,一直敲代码到晚上9点。

硕士第一年,我甚至晚上11点以后才离开实验室。好不容易到了周日,我会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来补觉,倒头就睡,一直睡到下午才醒来。周复一周,年复一年,直到硕士毕业。这两年的专硕生活,让我明白什么是“让人头秃”。

读研的这两年,似乎只是为了拿到一个学位证。我失去了很多日常的生活。在本科时,我很热爱运动,不仅参加了汉马、环山跑、校运会男子5000米,还是院乒乓球协会的成员。毕业之后,我忽然想起来自己已经很久没去过运动场了。

前几天,有同学问我,是不是最近要参加毕业典礼了。我说是,对方说,没见到我发朋友圈庆祝毕业。我说,读研期间我连朋友圈都忘记要发了,没有精力放在发布动态这件事上。

终于毕业了,希望去到新城市和新岗位以后,我可以多多更新朋友圈。

【2】读博是我的执念

乐悦,27岁,医学院硕士,继续读博

乐悦(后排左一)和同学合影。图/受访者提供

本科毕业的时候,我已经告别过一次,硕士毕业感觉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烈。

我是浙江人,三年前来到武大,现在我打算继续留校攻读博士学位。

武大给我的感觉一直很好,古朴的建筑、灿烂的樱花,我还记得我当初考上时的激动。不过,在我读研期间,繁重的课业压力,大量的实验、数据和文献,我并没有太多时间去细细感受武大的美好。我读的是医学,有读不完的书,看不完的文献,读研期间,我基本都是在实验室度过。 

不过就算这样,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读博,这也算是我心里的一个执念,也是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要尽可能学到足够成熟,把自己建设得足够好再出来工作。

而且,现在找工作也并不容易,特别是对于医学生来说,学历要求很高,我宿舍四个人基本都打算继续读博,每当我看到同学们在为找工作四处奔波焦头烂额的时候,我都觉得选择继续读博是一件正确的事。

但可以预料到,读博也会很痛苦,学业压力可能会更大,更加繁忙,也会更加单调乏味,我只能说苦中作乐。当我做出一点进展,比如我的实验结果很好,就会很开心,很有成就感。

其实,我走上学医道路完全是机缘巧合,当时我也并没有想过学医,高考成绩出来后,我根据成绩填报了浙江大学的医学院,但后来我就坚定不移地走向了这条路。

我记得本科的时候,我有次曾在急诊科和重症科实习,病人在弥留之际被病痛折磨,不住挣扎,我内心很触动。

正因为这些触动,我去考了研,报考了医学外科专业,可惜后来没考上,就被调剂到麻醉专业,后来我也想通了,既然不能在外科治病救人,那就在其他方面帮助病人。

博士我转向了皮肤学,一方面导师对我挺好的,我也很感兴趣,另一方面,皮肤科相对工作轻松一些,各方面待遇也比较好。

毕业季对我来说,更多意味着对前一阶段的总结,接下来我想先回家休息两个星期,然后再回来继续学习。

这两天,熟悉的同学朋友都在逐渐离开,心里不免有些伤感。他们有毕业工作的,也有去其他地方读博的,也有调整状态继续考博的。不论去哪里,总归是要离开的,而我还留在这里。不过,既然选择这条路,我就要安心走下去。

【3】我家的老房子成了地震遗址公园的一部分

康馨,22岁,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本科生,汶川地震幸存者

康馨(后排左五)和研究生支教团的成员合照,他们将启程为期一年的支教生涯。图/受访者提供

我曾是5.12汶川地震幸存者,现在是武汉大学毕业生。毕业之后,我打算去新疆做一名支教老师。

我觉得我的人生多多少少被多年前的那场大地震所改变,有太多的人曾经帮助过我,现在我也想去帮助更多的人。

我老家在四川绵竹汉旺镇,是汶川地震重灾区,汶川地震发生后,我家的房子几乎塌了一半,现在成了汉旺地震遗址公园的一部分。

当时我8岁,正在读小学二年级。地震发生时,我们正在教室准备上下午的第一堂课。突然,大楼开始剧烈晃动,天花板哗啦啦往下掉,四周扬起漫天的灰尘,沙子直往眼睛里钻。

我们赶紧往外跑,逃跑过程中,我被石块砸中了脚,还有同学头被砸伤。万幸,我成功跑了出去。

不过,地震还是夺走了很多人的生命,我的很多亲戚朋友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我的很多童年伙伴在镇上的汉旺中心小学读书,地震时,大楼的一层直接陷了下去,我的一些朋友也永远留在了那里。

那段时间日子很难过,我们住在帐篷里上课。全国各地来了很多救援人员和志愿者,他们陪伴我们,给我们上课,帮我们重建家园,渡过难关。我记得有一位志愿者是南京理工大学的学生,还有一位香港的志愿者,他们有人一待就是几年,帮了我们很多。

后来,我们从帐篷住进板房,再住上新家,我也渐渐长大。一路上,无数的人向我们伸出援手。高中毕业后,我离开家乡,考上梦寐以求的武汉大学,那时,我觉得我也可以尽我的一份力,做一些事去帮助别人,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大一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暑假短期支教项目,在一个县城里陪留守儿童上课、做游戏。

我记得有个小女孩,四五岁的样子,父母一直不在身边,她很内向很害羞,基本不跟人讲话,后来我就坐到她旁边,我说我给你扎头发吧,再后来跟她慢慢接触、聊天,跟她做游戏,到最后她也渐渐接纳了我们,变得开朗了很多。我那个时候就觉得,我还是能多多少少改变一些人的。 

一直到毕业,我都很坚定地想去做一些能帮助到别人的事,不过很多时候感到无从下手,要考虑工作,考虑生活,考虑未来。

毕业前,我报名参加了武汉大学研究生支教团,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们会经历为期一年的支教,然后保送继续攻读研究生。

从我自身经历来看,我小时候有很多志愿者帮过我们,他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有些志愿者可能就待几个月,但他们带给我们的是关爱、榜样和对外面世界的渴望。直到现在,我和一个志愿者姐姐仍在保持联系,平时也会分享一些生活经历。

我们支教团一共有20人,分别到不同的地方去。去之前会经过系统培训,听课、备课、岗前实习,平时还会定期进行急救知识、心理辅导等岗前培训。

我选择到新疆的一个小县城支教,那里靠近哈萨克斯坦,在赛里木湖旁边,我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有些紧张,也有些期待。

对我来说,毕业意味着我要走一条崭新的路,我离开校园,去到很远的地方,为那里的孩子们带去一些新的东西,让他们看一下外面的世界,让他们知道有人在关心他们,也给他们树立一个榜样,让他们知道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到更远的地方。

【4】我拍摄的武大夜樱视频曾经被外交部发言人点赞

田春雨,法学院硕士

田春雨的作品得到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转发点赞。图/长江日报

我本科、硕士都在武汉大学度过,专业是环境与资源保护法。今年硕士毕业后,我会去华中科技大学做一名辅导员。

大学时候,我喜欢上了摄影,武大太大太美,让我产生了摄影的冲动。毕业前,我拍摄的武大夜樱视频曾经被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和新华社转发点赞。我最喜欢的武大校园场景是东湖凌波门和樱顶,我在那里飞过很多次无人机。

我一开始只是用手机摄影。慢慢地,我被朋友圈点赞的数量激励,产生了持续拍照的想法,终于在大三的寒假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相机。从那以后我开始不断产出摄影作品,陆续签约了多家平台摄影师。

摄影改变了我,让我的眼界更开阔。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因为摄影,我去过了中国绝大多数城市。

我曾经在珠穆朗玛峰山脚等待清晨“日照金山”,在夜晚看见一颗巨大明亮的流星从眼前划过;在青海的俄博梁无人区行车,失去信号后靠着打手电筒求救,赶在暴风雨来临前逃离。通过摄影,我认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然后也认识了女朋友。

对于毕业,我的遗憾很少。我原本很想读博士,但是最终发现自己的学术能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我逐渐发现,自己还是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喜欢校园的氛围,所

以选择毕业后去做一名高校辅导员,而不是继续深造。以后会长留武汉,这里有我的母校,也有我许多的朋友。

毕业对我来说,意味着整理好思绪,继续出发。每个人生阶段就做好这个阶段的事情,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5】最特别的回忆是跟男朋友一起度过的时光

陈欣,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包装工程专业本科毕业生

陈欣和男友。图/受访者提供

我和男朋友从武大毕业后,都将启程前往北京,我去工作,他去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攻读物理学。

毕业那天,我们穿上最正式的衣服,到校园的每个地方打卡,想要留住这美好时光。大学四年的点点滴滴就像幻灯片一样在脑子里不停闪过,如果要说最特别的回忆,那肯定是跟他在一起度过的时光。

我们是在大一的时候认识的,算是一见钟情。当时我们都参加了一场学生会的工作培训,他后来说,那天,一大屋子的人,一眼就看中了我。

我性格比较外向,大学期间,很多东西都想去尝试,于是每天忙碌奔走于各个社团,从艺术协会,到校学生会、辩论队。和我比起来,他的生活比较单调。

但他说,他跟我在一起时,沉闷的生活变得多彩了许多,我们一起旅游,一起尝试新事物,一起在校园漫步,校园里充满了我们彼此的回忆。

有人说毕业季就是分手季,越接近毕业,其实我们俩对彼此的感情也越发坚定。但很多时候,感情难以敌得过现实,在我们没定好去北京前,我要去工作,他则要去继续读书,这意味着,我们很有可能分隔两地。毕业前,我们商量,试图在各种现实的冲撞中尽量不要走散。

最终,他拿到北京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的录取通知书,而我也在尽量平衡后,找到一份在北京的工作。其实,最开始我是想留在武汉这样的城市,北京的房价太高、压力太大,我担心我们疲于奔命。不过最终在不自觉中,我做出了选择,我不愿意和他异地。

其实,毕业时我并没有那么伤感,一部分原因是有他陪我,我们已经计划好,这月月底先去北京,我们提前做好了攻略,打算好好在北京逛逛,然后开启一段属于我们的新生

活。

九派新闻记者陈伟 刘萌 实习记者 谭红路 张海芳

评论